首页 / 新闻

整合优势 让甘肃的沙漠产出世界名牌

“搞了18年沙漠农业试验研究,把3万亩沙漠变成绿洲,研发出一系列世界领先、产自沙漠的绿色农产品,沙区人民再也不能过穷日子了。”柴在军手捧政府工作报告侃侃而谈,“甘肃区域发展战略中的‘组团发展’我理解就是整合优势,打造具有甘肃地域特色的世界名牌。”



2011年1月,甘肃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兰州举行。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扶持特色优质农产品基地建设和精深加工,扩大规模,创立品牌,建设全国重要的特色农产品生产与加工基地。”让搞沙产业的柴在军无比振奋,政府规划的未来目标任务道出了他心中多年的夙愿。



柴在军告诉记者,在1992年的时候他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积累了3000余万元的资本,正当他拿着这些钱准备投身矿产和房地产时,自己的父亲和做科学家的舅舅建议他带领乡亲共同致富。从小生于农村、长于农村,饱尝了农民的艰辛柴在军陷入了抉择和思考之中。



1995年,全国第一次沙产业开发工作会议在张掖召开,柴在军第一次听到了科学家钱学森提出的“多采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知识密集型的沙产业理论,钱学森在书面发言中还解释说“沙产业就是在不毛之地搞农业生产,而且是大农业生产。这可以说是一项尖端技术!”柴在军顿觉眼前迷雾散尽,一条宽阔笔直的道路铺到了他和饱受风沙危害的乡亲们脚下。

3000多万投了进去,柴在军站在巴丹吉林沙漠南缘的沙嘴墩风沙口上正式向荒芜宣战。灰头土脸替代了原来的优雅体面,治理沙漠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几年下来,大富翁变成了穷光蛋,信心满满换来了举步维艰。车卖了、房卖了,沙漠中闷热难耐的地窝子既是家也是办公室,此时的柴在军听到最多的话就是来自各处的嘲讽和讥笑。

十多年艰辛终有回报,3万亩荒漠变绿洲,北方最大的沙漠农林科技示范园诞生在了甘肃的河西走廊,樟子松、沙地柏等600多个在沙漠区域适生的优良作物品种培育出来,同时成为了我国最大的樟子松繁育基地,4项技术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国际著名的以色列沙漠专家,尼古拉奥尔洛夫斯基,实地考察后感叹道:“我为中国的同行们,在开发利用荒漠土地上取得的成就而惊叹!只有那些新土地发现者才能知晓付出了什么样的劳动,才能获得这些成就。我深信不疑,再过上10到15年,当人们进入这个地区,就像步入了常见的生活舒适的环境中。祝愿你们为了人类的福祉,获得更多的成功,向你们致敬,为你们的成绩而震惊”。

紧接着,世界第三亚洲第一的“黑番茄”培育了出来,全球第二条的黑番茄加工生产线被引进,黑加仑、黒桑椹、祁连腊月红提相继诞生。如今,当地农民种植黑番茄平均每亩地的收入达到4600元,收入高的接近了1万元,是原来的数十倍,更为可贵的是每亩地节水达到了40%左右。

艰辛的付出和丰硕的成果践行了科学家钱学森的“沙漠不是地球的癌症”,“未来沙漠将会给人类创造出上千亿元的财富”等理论,再一次让中国西部冉冉升起“绿色的蘑菇云”。柴在军说:“严重的水污染让浙江诞生两个卖水的企业,一个是娃哈哈一个是农夫山泉。而我们甘肃的沙漠一片纯净的土地,这里是病菌的天然禁区。沙漠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阳光,还有结净的祁连山雪融水,在工业污染日趋严重的今天,沙漠是大自然为人类留下的最后一块净土!”

他说,知阳光者知世界,得阳光者得未来。万物生长靠太阳,药食同源,药疗不如食疗。阳光充沛的沙漠,生长的任何植物无论是营养,还是干物质都远远高于任何地区。大力发展知识密集型农业的柴在军自然不会放过对甘肃大漠里生产出来的原生态的有机绿色食品的深加工。“绝对不做贴牌产品,更不再为国际大品牌做生产车间,和那种永远长不大的小草经济。好东西为什么要给别人,自家净土地里长出来的绿色、有机产品,我们要把它做成具有甘肃地域特色的世界名牌产品。”柴在军给自己定下这样一个宏伟的目标。通过本真的生产、加工和品牌营销,从而唤起消费者对地域产品的了解认知来占领市场终端,创造出让消费者熟知和信任的有机食品品牌,从而掌握市场终端的话语权。

目前,柴在军与中国航天营养研究中心和北京食品营养院等多家单位研究开发高端产品,他的品牌战略核心是打造全球首个黑色营养健康专家。同时,他也正在奔走,争取将企业的优势放大成为地方经济的整体优势,从而化解由一个小企业单打独拼的风险和知识产权被跨国公司侵吞或流失的风险。“通过政府和金融等部门的整体配套集中扶持,做大做强特色产业,将是发挥地域资源优势,实现甘肃跨越式发展的重要举措。“柴在军说,“如果完成优势整合,相信用8到10年我们就可做成娃哈哈、蒙牛一样独树一帜的中国民族品牌。让荒凉变成繁荣,让沙漠变成人类新食源和有机食品的沃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