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苍茫大漠   一份家国情怀

1992年三万亩沙漠绿洲原貌,南部风沙口,北部盐碱地
大漠紫光三万亩黑色食品产业园

荒漠化土地现状

截至2009年底,全国荒漠化土地总面积262.37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27.33%,主要分布在新疆、内蒙古、西藏、甘肃、青海5省(自治区),5省(自治区)荒漠化土地面积占全国荒漠土地总面积的95.48%。

——摘自《第四次中国荒漠化和沙化状况公报》



土地荒漠化危害

土地退化、生物群落退化、气候变化、水文状况的恶化、污染环境、毁坏生活设施和建设工程等。



大漠紫光投身沙产业 治沙治穷初见成效

当今年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这句话时,一个被授予“全国优秀复退军人”的全国绿化劳动模范,已用他过去二十七年间所践行的沙漠治理诠释了当代陇原的民族精神,他呕心励血全力开拓的沙产业,通过二十七年来的艰辛努力,已发展成为甘肃河西走廊张掖地区的龙头企业和治沙典范,这个人就是陇原沙产业企业家柴在军。

弃商治沙献青春

在军生在甘肃的大漠边、长在风沙线,从小就尝尽了风沙的苦头。1994年,在深受沙尘暴侵害的甘肃张掖高台县,柴在军偶然在报纸上了解到国家提倡治沙,并看到了科学家钱学森提出的沙产业理论。钱学森的每一句话都深深扣动着柴在军的心弦,为了把钱学森沙产业的理论变成现实,柴在军毅然弃商治沙,干一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

治沙是一项全新的事业,艰难困苦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战风沙,睡地窝,啃干馍,喝凉水,风餐露宿,蚊虫叮咬,寂寞煎熬……所有大自然能够“惠顾”的一切,他和他的团队们都“享受”到了。尤其是治理沙漠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刚开始那几年,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尽管柴在军精打细算,恨不得把一分钱拼成两半花,但对这样一个投入浩大的工程而言,他多年的积蓄也只是杯水车薪,在这种情况下,他又忍痛割爱先后低价卖掉了住房和小车。

柴在军钻进沙漠,成立了甘肃大漠紫光生物科技公司,一干就是几十年,人晒黑了,皮脱了几层,脸上皱纹深了,钱也花光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他带领员工迎难而上,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昔日的荒沙滩变成了三万亩苗圃绿洲。

黑番茄生产基地


企业不但建成了我国北方地区第一个沙漠苗圃基地,还在敦煌、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祁连山和兰州中川建立了四个子基地。这些基地均以育苗为主,种植树木、养畜禽综合经营,向社会提供西北河西走廊戈壁滩上种植的黑色食品和绿色食品。同时,大范围的在西北地区实验推广超旱生苗木、常绿灌木和饲草,使一片片沙漠披上绿装。如今,大漠紫光已发展成为集治沙科研、试验、推广、育苗、供苗、种植、对外承包绿化一体的农林科技公司,目前,大漠紫光拥有员工2000余人,其中高技术人员100多人、合作科研院所50余所,柴在军与他的团队,成为了西北河西走廊大漠戈壁的播绿者。

主攻沙生耐寒旱植物

在不毛之地的戈壁沙漠建立种植基地,不但要有吃苦精神,还必须要有科学态度。只有一步一步践行钱学森提出的“多采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的沙产业技术路线,反复试验,不断探索,把沙漠的缺水劣势缩到最小,才能使沙漠变成绿洲,创造性地发展戈壁农业。 截至目前,公司已栽植新疆杨防风林带7公里,樟子松林带12公里,梭梭固沙林20公顷。实现了用比传统农业少8倍的水来增加3倍以上农业产值的高新节水现代农业,成为西北地区较大的沙漠农林科技示范园区。

沙漠里种出航天专供食品




在西北干旱地区,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治沙不治穷,到头一场空”,当地老百姓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治沙与增收二者兼顾难度是相当大的,可甘肃张掖高台县的许多种植户却做到了。高台县的老百姓是在2009年才开始种植黑番茄的,之前,当地种植户除了种植玉米、小麦这些大田作物外,种植最多的是加工用的红番茄,2007年,柴在军打破常规,将黑番茄培育试种成功,在高台县推广种植,种植户们在甘肃大漠紫光科技人员的指导下,种出了节水抗旱、效益又高的黑番茄。

柴在军带领的公司团队引进了高科技的生产线,进行精加工,进一步提高黑番茄的附加值,黑番茄的身价倍增,所以加工厂给种植户的收购价格自然就高,种植户们的收入也跟着走高。

在科技人员带动下,种植户们的积极性越来越高,目前,高台县近千户老百姓种植黑番茄达3000多亩,为河西走廊在大漠黄沙中增添了一片绿色。同时,沙区农民种植黑番茄每亩地收入由原来传统作物的800元-1200元提高到了4600元,有些甚至达到近万元,而耗水仅为小麦、玉米的45%左右。 一片深情系大漠,满腔热血书凯歌。柴在军投身治沙行业20多年来,积极践行钱学森的沙产业理论,不仅治沙效果卓著,还利用黑番茄鼓起了当地农民的钱袋子,可谓真正做到了治沙治穷两不误。




——本文摘选自记者王润博专访柴总的人物特写文章《沙产业理论忠实践行者 挑战荒漠的大漠之子——人物特写:治沙模范柴在军和他的大漠紫光》